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盘点白酒百亿阵营:“茅五”引领,“洋汾泸”决战

投资项目平台 2022-01-09 13:33

盘点白酒百亿阵营:茅五引领,洋汾泸决战

2021年已经结束,各家酒企也将陆续公布最终成绩,营收百亿在近期越来越多地被业内讨论,也成为一些企业努力要达到的目标,如今,白酒行业的百亿格局到底如何?

贵州茅台近日发布公告称,2021年度公司预计实现营业总收入1090亿元左右,同比增长11.2%左右,其中茅台酒营业收入932亿元左右,系列酒营业收入126亿元左右;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0亿元左右,同比增长11.3%左右。

五粮液还未公布2021年全年业绩,但业内人士指出,根据五粮液前三季度的业绩情况,其营收突破600亿元成为必然。国金证券在其研报中表示,五粮液2021年收入能够达到667亿元。五粮液三季报显示,其营业收入已接近500亿规模,为497.2亿元,同比增长17.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3.27亿元,同比增长19.13%。

年营收能够跨入500亿规模以上的,也仅有上述两家企业。紧随其后的400亿、300亿层级,均出现了空缺。直到200亿层级,才终于出现了多强的身影,其中包含泸州老窖、山西汾酒、洋河股份。

近年来,以贵州茅台与五粮液为代表的龙头酒企,以及各区域名酒,在高端化、集中化等行业大趋势的推动下,愈发明显地成为白酒行业的领导力量。从数据上来看,白酒板块的格局,可以用两超多强来形容——贵州茅台与五粮液的营收、净利润均领跑白酒行业,并且在其各自分属的酱香型白酒与浓香型白酒领域,也有着绝对的规模优势,短时间内难以超越。而多强在百亿区间的厮杀,在业界看来将重塑白酒行业的竞争格局。

第三争夺激烈

在国金证券的预测中,作为白酒板块重点标的的泸州老窖、山西汾酒、洋河股份,2021年营收分别能够达到200亿、210亿以及245亿。而根据上述三家企业的三季报,目前洋河股份前三季度营收为219.42亿元,净利润为72.13亿元;山西汾酒前三季度营收为172.57亿元,净利润为48.79亿元;泸州老窖前三季度营收为141.1亿元,净利润为62.76亿元。

这三家企业也形成了目前竞争最为胶着的区域,而这种最,集中在对行业第三的争夺上。

面对茅五稳如泰山的行业地位,谁是行业第三,一直以来都是业界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在目前行业集中度趋势愈发明显的情况下,跻身前三似乎已不再是简单的虚名,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企业的规模实力和未来的竞争空间。更关键的是,在不少行业人士看来,目前洋河探花的位置,已经出现了松动的可能性。

前三季度,洋河的营收增速为16.01%,低于泸州老窖的21.65%,更远低于山西汾酒的166.24%。净利润方面,洋河前三季度的增速更是只有0.37%,泸州老窖的则为30.32%,山西汾酒高达95.13%。

不难看出,洋河相对于山西汾酒与泸州老窖的规模优势已经较难保持。尤其是在净利润上,受惠于国窖1573在高端白酒市场的品牌力,泸州老窖的净利润总量与洋河似乎仅有一步之遥。业内人士指出,2022年行业第三的宝座或许将正式出现更迭。即便洋河守擂成功,其相对于山西汾酒以及泸州老窖的规模优势也将不复存在。

但也有机构看好洋河守擂 的基本盘。此前华鑫证券在研报中指出,本身洋河三季报的表现是符合预期的,事实上洋河蓄水池在加速,公司已经迎来曙光。尤其是洋河已实施股权激励方案,对2021、2022年营收提出不低于15%的考核要求,加速回归正轨。而随着主导产品M6+逐步成为公司新动力引擎,将继续巩固公司白酒前三甲地位,同时也为公司进入高端酒阵营提供一定机遇。

多强分化

多强包含百亿阵营的一众企业,但从规模上看,目前百亿阵营的企业业绩,很难在2022年影响到200亿阵营企业的地位。

19家主营业务为白酒的上市企业中,古井贡酒与顺鑫农业也属百亿阵营。数据显示,顺鑫农业2021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16.11亿元,同比下滑6.51%;净利润实现3.72亿元,同比下滑14.23%。顺鑫农业成为了百亿规模以上企业中,唯一出现业绩下滑的企业。更重要的是,以低端产品见长的顺鑫农业,其不到4亿元的净利润规模,在19家上市白酒企业中已处于靠后的位置。

2021年半年报和三季报数据。

在业界看来,顺鑫农业与其他同属百亿阵营的竞争者们断层般的差距,将继续延伸到2022年,没能跟上高端化趋势,则是顺鑫农业落伍的关键。顺鑫农业的核心产品牛栏山是中国低端白酒品牌的代表,其主要产品价格段多在百元以下。而山西汾酒、泸州老窖、古井贡酒近年来发力的核心均在中高端产品上。

但在高端领域有所突破的古井贡酒在2022年的压力依旧不小。从规模上看,作为徽酒老大的古井贡酒,已经很难跟上泸州老窖、洋河等浓香酒竞争者的脚步了。2021年前三季度,古井贡酒实现营收101.02亿元,同比增长25.19%,实现净利润19.69亿元,同比增长28.05%。

事实上,随着头部名酒不断下沉,诸如贵州茅台以酱香系列酒耕耘不同价格段的白酒市场,以古井贡酒为代表的区域名酒就不得不面对巨头带来的挤压。并且,区域名酒不再拘泥于本地市场,走出大本营的迫切需要,也让白酒之间的竞争加剧。

竞争者众

这些竞争者不仅集中在上市白酒企业中。从公开消息来看,目前郎酒、国台酒业、剑南春等区域名酒,也频频传出百亿规模的信息。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数据显示,由四川省企业联合会推出的《四川企业发展报告(2021)》中,位居第62位的四川剑南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所显示的营业收入为111.81亿元。与此同时,四川省人民政府官网收录的一则报道显示,剑南春集团在2020年实现了工业总产值162.25亿元,同比增长4.81%;营业收入实现127.68亿元,同比增长11.97%。据此推断,2021年剑南春的营收也在百亿以上。

频繁传出已达到百亿规模的企业,还有位于贵州的国台酒业。虽然其并未释放营收详细数据,但有国台相关人士已公开透露2021年国台含税销售额突破百亿。不过,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2021年7月份证监会贵州监管局发布的国台酒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备案材料中,国台酒业2018年至2020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765亿元、18.88亿元以及40.05亿元。

另一个频繁释放百亿规模信号的企业,则是与国台酒业争夺酱酒第二股的郎酒。根据郎酒此前发布的招股说明书,2020年郎酒的营业收入已达到93.37亿元,距离百亿规模仅一步之遥。数据显示,郎酒2020年1-3月实现营业收入为8.19亿元,而2021年1-3月,其实现营业收入32.22亿元。

在业界看来,百亿规模意味着企业发展迈入了新台阶,在竞争中规模更像是一个定心丸,为企业产品的品质,为品牌的号召力作背书。尤其是在白酒行业整体产量已进入收缩的阶段,百亿规模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在集中化趋势下赢得了先机。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liuxuewenshu.net/hulianwangjinrongtouzi/5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