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民营银行“转战”同业存单,12家披露2022年发行计划 有银行备案额度涨超177%

投资项目平台 2022-04-16 13:32

民营银行正在通过发行同业存单来缓解部分负债端压力。4月12日,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目前19家民营银行中已有12家披露了2022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对比2021年数据发现,有8家备案额度均较上年同期有所升高,更有银行备案额度涨超177%,另有一家银行2021年度未有发行计划,今年则加入计划发行行列。近年来,随着周期付息等高息揽储方式被叫停、多家银行互联网异地揽存受限,民营银行负债端也面临着一定的压力,对于同业存单的发行需求也更为旺盛。不过,同业存单只能短暂补充资金来源,分析人士表示,长期来看如何加强自营渠道建设、进行差异化经营成为民营银行不得不直面的问题。

计划发行额度分化 多家银行较同期上调

4月12日,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目前19家民营银行中已有12家披露了2022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合计发行额度达2173.3亿元。

所谓的同业存单是存款类金融机构在全国银行间市场上发行的记账式定期存款凭证,存款类金融机构可以在当年发行备案额度内,自行确定每期同业存单的发行金额、期限。从备案发行额度来看,各家民营银行间的差异较大,浙江网商银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2022年计划发行额度已破百亿,分别为832亿元和800亿元,而梅州客商银行、福建华通银行计划发行额度则为10亿元和6.8亿元。

“银行同业存单的发行规模主要受银行负债情况、监管政策、宏观经济等多重因素影响。”谈及民营银行纷纷申请同业存单发行的原因,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认为,作为同业负债的重要工具之一,民营银行增加同业存单发行,一是能够解决负债压力,部分民营银行的融资渠道相对较窄,可以通过同业存单负债,提升信贷投放能力;二是从负债成本方面考虑,央行维持宽松流动性环境,市场利率处于低位,也吸引民营银行发行同业存单;另一方面,部分银行通过增加同业负债,为宽信用储备“弹药”。

对比2021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12家已披露2022年发行计划的民营银行中,有8家备案额度较上年同期有所升高,而梅州客商银行2021年度未有同业存单发行计划,2022年度则计划发行10亿元。

在8家同业存单发行计划增加的民营银行中,浙江网商银行增速较快,备案额度较上年增长177.33%,武汉众邦银行、温州民商银行2022年计划发行额度分别为75亿元、56亿元,也较上年分别增长了50%和36.59%。

对于申请同业存单计划发行额度增长的原因,浙江网商银行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本次计划发行量较往年有所提高,是为了在疫情影响下的经济环境中做足准备,丰富负债来源、多渠道获取资金,以增强该行服务小微客户的能力,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复苏。该行同时表示,832亿元为计划发行额度,并非实际发行额度,具体发行量将视实际需求及市场情况动态调整。

事实上,计划发行量与实际发行量有所出入的情形并不罕见,例如,深圳前海微众银行2021年虽有备案700亿元同业存单发行额度,但最终却未发行。对于2021年已备案却未发行同业存单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咨询深圳前海微众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不便回复。

谈及同业存单的发行期限和余额处理,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表示,银行根据自身的评级标准申请同业存单的发行规模额度,受到相关监管部门批准后,可以在核定的额度之内使用。一般而言,同业存单最长发行期限不超过一年,银行2021年额度未使用完,第二年要继续使用,还需要再进行申请。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2022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披露时间较早的银行,已开始陆续发行。例如,天津金城银行2022年备案发行额度为62亿元,目前已发行超过80期,最新发行的一期计划发行量为1亿元,期限为6个月,参考收益率为3.32%。

吸储压力攀升 负债端难题何解?

近年来,随着周期付息、靠档计息等形式的高息揽储被叫停、部分民营银行互联网存款异地揽存受限,部分民营银行负债端也面临着一定的压力,对于同业存单的发行需求也更为旺盛。

2021年1月15日,银保监会、央行发布《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此后银行通过互联网渠道开展存款业务受到限制。

那么,增加同业存单发行能否缓解部分银行负债端的压力?王红英表示,结合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国家对于一些中小微企业支持的政策角度来看,资产端对于信贷的需求还是有比较足够的成长空间,但民营企业自身的信誉,以及经营范围的限制等使得通过市场化拉存款的方式去扩大负债难度越来越大,因此在发行同业存单获得低成本的融资,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负债端与资产端结构性的失衡问题。

不过,王红英同时指出,同业存单最高期限通常是一年,而贷款往往是一年甚至更长期限,所以如果银行盲目扩大同业存单资金规模,也会导致负债与资产端发生结构性的失衡。因此同业存单等同业拆借方式只是商业银行补充负债的一种来源,而不能够作为主要的融资手段,建议民营银行结合区域的地方经济发展特点,通过综合性的服务方式服务好当地客户。

同业存单只能短暂补充资金来源,长期来看如何加强自营渠道建设、进行差异化经营成为民营银行需直面的问题。周茂华认为,目前,对部分民营银行融资方面,由于市场竞争激烈、金融脱媒因素的影响,民营银行在网点、品牌等方面优势不明显;但也存在有利方面,例如:政策鼓励民营银行拓宽融资渠道,资本市场发展、门槛降低、渠道拓宽、工具逐步丰富,数字金融发展对于部分中小银行提供“弯道超车”的可能。

“民营银行规模,负债压力没有想象那么大,高息揽储、互联网存款叫停对民营银行是有一定影响的,不过后来各家银行应该都找到了各自补充资金来源的负债端渠道。”一家民营银行的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该行常用的吸储方式都是深耕当地,通过促销活动、丰富产品内容加强自营渠道建设,此外,该行通过代销理财的方式在增加中间收入的同时,也丰富了产品、拓宽了客群来源。

中关村银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互联网存款受限对于民营银行是挑战与机遇并存的。在利率市场化的大背景下,民营银行没有网点、品牌、价格等方面的竞争优势,因此更考验银行特色化、精准化、个性化、敏捷化的客户服务能力和科技赋能能力,帮助科创企业特别是硬科技企业解决真实痛点。在机遇方面,银行可以通过投贷联动和早期科创企业客户建立较为密切的联系,企业的后续轮次融资、上市募集资金会成为银行的重要负债来源。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liuxuewenshu.net/anquanlicaichanpin/59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