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原行长遭调查?连续三年净利润大降、多位高管同日辞任 这家港股上市银行怎么了

投资项目平台 2022-04-12 13:31

原行长辞任、监事会主席代为履职后,这家资产超6000亿的港股上市银行又被曝出重磅消息。4月11日,有媒体报道称,哈尔滨银行原行长吕天君已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对此,该行相关负责人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一切以官方公告为准。在传出此次遭调查的消息前,吕天君已于3月31日辞去哈尔滨银行行长职务,同日该行副董事长、董事会秘书孙飞霞也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务。在高管变动的同时,哈尔滨银行业绩也处于尴尬期,净利润已连续三年下滑。在分析人士看来,哈尔滨银行现阶段需解决管理层构架问题尽快引入高管人才,而化解存量不良贷款问题或是当务之急,需尽快通过多路径内外结合剥离不良资产。

原行长被传遭调查

据证券时报4月11日报道,哈尔滨银行原行长吕天君已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具体原因不详。对于该消息是否属实,哈尔滨银行相关负责人回应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一切请以我行的官方公告为准”。

公开资料显示,吕天君曾在央行系统就职,于2001年6月加入哈尔滨银行,陆续担任过人力资源部总经理、风险管理部总经理、纪委副书记、首席风险官、副行长及代理行长等多个职位,2018年6月担任哈银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同年7月出任哈尔滨银行行长。

今年3月31日,哈尔滨银行曾发布公告,宣布吕天君因个人原因辞任包括该行行长、哈银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在聘任新任行长及相关任职资格获监管核准前,行长一职暂由监事会主席王海滨兼任。不过,对于监事会主席兼任行长是否符合监管要求也引发了争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五十一条规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兼任监事。资深银行业分析人士王剑辉认为,监事会主席兼任行长不符合常规,也不符合监管要求,但哈尔滨银行目前属于特殊情况,由监事会主席兼任行长不属于长期行为,在短时间、过渡期内是可以接受的。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哈尔滨银行管理层发现,现任董事长邓新权也曾担任过该行监事会主席,但在出任董事长时已辞去相关职务。

“高管不得兼任监事”,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但是考虑到哈尔滨银行高管层职位空缺较多,此举或为该行短期应对非常时期的权宜之策。”

在吕天君正式辞任的同日,哈尔滨银行副董事长、董事会秘书孙飞霞也因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务,目前,该行董事会已委任联席公司秘书魏伟峰担任董事会秘书一职。哈尔滨银行3月31日公布的2021年年报显示,目前该行高级管理人员中,暂无行长、副行长,仅有行长助理、首席授信审批官、首席审计官、首席风险官及首席信息官。

谈及管理层变动对哈尔滨银行的影响,廖鹤凯认为,哈尔滨银行重大管理层变动对其经营稳定性和后续业务执行力都会造成一定影响,内部人员调整或不可避免,可能会给当期会计期间业绩蒙上阴影。

连续三年净利润滑坡

官网显示,哈尔滨银行成立于1997年7月,总部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于2014年3月31日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成功上市,是中国第三家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城市商业银行,也是东北地区第一家上市银行。

在宣布行长、副董事长辞任的同日,哈尔滨银行披露了2021年年报,截至2021年末,该行总资产重回6000亿元,达6450.4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7.8%。

对于总资产上涨的原因,哈尔滨银行在年报中提到,资产总额增加主要是由于投资证券和其他金融资产及客户贷款及垫款增加所致。报告期内,该行客户贷款及垫款总额为2943.59亿元,同比增长4.9%。

不过,该行业绩表现却仍不见回升。在营收方面,哈尔滨银行已连续两年下降,2020年、2021年,哈尔滨银行分别实现营收146.06亿元和123.2亿元,同比分别减少3.4%和15.66%;净利润方面则连续三年下滑,继2019年归母净利润下降35.87%、2020年再降79.04%后,2021年哈尔滨银行实现归母净利润2.74亿元,同比降低63.24%。对于2021年归母净利润下降原因,哈尔滨银行表示,主要是受部分行业和客户资产质量下迁,以及持续开展各项让利扶持措施等因素的综合影响。

在廖鹤凯看来,哈尔滨银行净利润连续三年下降、营收连续两年下降与当地经济发展、传统业务竞争激烈、新冠肺炎疫情以来银行业各项让利措施、前期不良贷款负担较重等因素有关。不过,其资产规模依然呈现增长态势,存贷款规模都有所增长。

从资产质量方面来看,该行不良率情况在2021年度出现好转,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该行不良率为2.88%,较2020年末下降0.09个百分点,为2014年上市以来首次下降;但不良贷款余额较2020年末略有提升,至84.83亿元;拨备覆盖率方面,报告期内,该行增长29.19个百分点至162.45%。从行业情况来看,哈尔滨银行资产质量仍有改善空间。根据银保监会此前披露数据,截至2021年四季度末,城商行不良贷款率为1.9%,拨备覆盖率为188.71%。

对于资产质量提升的原因,哈尔滨银行在2021年年报中透露,该行加大存量客户风险排查力度,主动采取风险防控措施,强化易手清收管理,加速出清存量业务风险。针对新增贷款,该行制定房地产类和政信类业务指导意见,在行业领域、重点领域设置差异化的法人客户准入标准、风险限额,严控新增业务风险,提升新增贷款资产质量水平。

回A上市重启路漫漫

多个高管席位空缺、净利润连续下滑,让哈尔滨银行重启回A计划再添变数。早在H股上市的次年,该行就曾向证监会递交了回A上市申请,不过在2018年,因内资股股权结构可能发生变动,该行决定撤回申请,但该行同时表示,待股权结构变动完成后再重启A股上市申请。对于目前是否还有重启A股上市申请的打算,哈尔滨银行尚未回应。

从目前申请A股上市银行进展来看,根据证监会最新披露数据,截至4月7日,共有11家银行在排队“候场”,均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状态。

按照现有情况,哈尔滨银行回归A股上市还有哪些障碍需要扫清?王剑辉表示,如果哈尔滨银行能够稳步经营、做好风控合规管理,并妥善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深耕本地区特色,给投资者稳定的预期,此外能够通过科技手段来提升经营效率,回A上市则没有什么根本性的障碍。

不过,廖鹤凯则认为,按照现有情况,短期内哈尔滨银行不会也无法考虑回归A股,回归A股首先要有稳定的管理层、业务合规、业绩平稳发展等前提条件,不良率也需要得到有效控制,不过长期看,回归A股上市仍是其未来发展必然的选择。对于该行未来发展建议,廖鹤凯认为,哈尔滨银行现阶段需解决管理层构架问题,建议尽快引入高管人才,同时,化解存量不良贷款问题或是当务之急,需尽快通过多路径内外结合剥离不良资产。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投资项目平台
本文地址:http://www.liuxuewenshu.net/anquanlicaichanpin/5916.html